<em id="xfcch"></em>

    
    

    <div id="xfcch"></div>
        <sup id="xfcch"></sup>

            <em id="xfcch"></em>

                  <em id="xfcch"><ins id="xfcch"></ins></em>

                  <dl id="xfcch"><menu id="xfcch"></menu></dl>
                  <em id="xfcch"></em>

                    <em id="xfcch"><ins id="xfcch"></ins></em>

                    <em id="xfcch"><ins id="xfcch"></ins></em>

                    <dl id="xfcch"></dl>

                    <em id="xfcch"></em>
                    •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信息動態  > 經濟犯罪
                    集資詐騙罪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界限
                    來源:“包頭青山法院”公眾號 發布時間:2020年10月02日

                    【以案釋法】集資詐騙罪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界限

                    集資詐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和集資詐騙都有一個特點,涉案人數多、金額大,影響廣。近期,青山法院一起對兩名被告人分別以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罪名定罪量刑的案件已經生效。

                     

                    案情簡介

                          20168月,朱某某經他人介紹來到包頭,成立了內蒙古某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為楊某,注冊地在包頭市昆都侖區鞍山道某大廈,朱某某為該公司的經理及實際負責人,負責公司的日常經營和管理。之后,朱某某通過58同城網招聘了武某某、薛某、張某、李某某、巴某某、蔚某等工作人員,并對他們進行產品銷售模式的培訓,朱某某稱自己的名字是董某,向員工稱內蒙古某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上面有總公司,全國各地有分公司。20169月,朱某某通過讓工作人員發放宣傳單、禮品券等方式向不特定的社會公眾(主要為老年人)宣傳銷售錢幣、郵票、字畫、瓷器等理財產品,并向客戶承諾在一定的時間內,公司每月按照購買金額的6%-8%向客戶返還利息,并謊稱所購買的理財產品可以上拍賣會,拍出的高額價款全部屬于客戶,如拍賣不成,到期返還本金。20169月至20171月,朱某某以內蒙古某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名義通過以上方式向社會不特定公眾非法集資共計2963512元,所集資款項均由朱某某進行控制,除公司的正常支出外,大部分錢款尚未用于生產經營。

                          20172月,內蒙古某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將辦公地點搬遷至包頭市青山區某大廈,法定代表人及公司運營模式不變,武某某被提任為經理,全面負責公司非法吸收資金銷售模式的執行、銷售業績指標的完成及統計、銷售人員的管理等工作,隨后朱某某不再擔任該公司經理職務。在被告人武某某任經理期間,該公司仍以上述方式向社會不特定公眾非法吸收資金,非法吸收的資金均交由公司財務人員,由財務人員流轉到指定的銀行賬戶內。自20172月至20175月期間,武某某參與非法吸收資金共計2793878元。

                          20174月至5月期間,該公司以客戶購買的產品要上拍賣會,需要審查為由,將客戶手中留存的合同書及收據原件收回。20175月初,武某某被內蒙古某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開除。2017515日,內蒙古某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貼出放假兩周的通知后再沒有營業。

                          綜上,20169月至20175月共計有149名集資參與人參與非法集資,共計投入集資款項為5757390元,集資參與人大部分為老年人。

                          一審法院根據兩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實、犯罪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判決被告人朱某某犯集資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一個月,并處罰金 300000 元;被告人武某某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個月,并處罰金 50000 元。判決后,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依法審理后,裁定維持原判。本案現已生效。

                     

                    案情分析

                          對于本案而言,朱某某和武某某均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欺騙行為,為何同一種行為卻定了兩個罪名?

                          一審法院認為,因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是區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與集資詐騙罪的關鍵要件,特別對于共同犯罪中,各被告人的層級、職責分工、獲取收益的方式、對全部犯罪事實的知情程度等各不相同,犯罪的目的也存在不同,有的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有的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第三款集資詐騙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應當區分情形進行具體認定。行為人部分非法集資行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對該部分非法集資行為所涉及集資款以集資詐騙罪定罪處罰;非法集資共同犯罪中部分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其他行為人沒有非法占有集資款的共同故意的行為的,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行為以集資詐騙罪定罪處罰的規定,在同一案件中,應當根據被告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主觀故意,而分別認定被告人是否構成集資詐騙罪。根據本案現有證據可以證明武某某作為內蒙古某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聘用的經理,在擔任經理期間,其并不管理及控制公司非法吸收的資金,其只負責管理銷售方面的工作及后期受公司相關人員的指令向客戶收回合同及收據,故根據本案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武某某明知公司收取合同及收據的真實目的是為了隱匿、銷毀及公司非法吸收資金的目的是為了非法占有,即根據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武某某作為公司聘用的經理對于公司非法吸收的資金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故武某某的行為不符合集資詐騙罪的構成要件,不應當認定構成集資詐騙罪,但武某某作為內蒙古某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經理,全面負責公司非法吸收資金銷售模式的執行、銷售業績指標的完成及統計、銷售人員的管理等工作,因此應當認定武某某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綜上,根據二被告人在非法集資行為中所處的地位、所起的作用、所持的主觀故意及集資資金的去向等事實,依據相關的法律規定,分別認定被告人朱某某構成集資詐騙罪、被告人武某某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并不違反相關法律規定。

                     

                    文章來源:“包頭青山法院”公眾號

                     

                    貴方如遇到關于經濟犯罪的問題,需要專業法律支持,可與本律師團隊聯系。

                    相關產品

                    相關文章

                      <em id="xfcch"></em>

                      
                      

                      <div id="xfcch"></div>
                          <sup id="xfcch"></sup>

                              <em id="xfcch"></em>

                                    <em id="xfcch"><ins id="xfcch"></ins></em>

                                    <dl id="xfcch"><menu id="xfcch"></menu></dl>
                                    <em id="xfcch"></em>

                                      <em id="xfcch"><ins id="xfcch"></ins></em>

                                      <em id="xfcch"><ins id="xfcch"></ins></em>

                                      <dl id="xfcch"></dl>

                                      <em id="xfcch"></em>
                                      无码男男作爱a片在线观看_夜夜爽8888免费视频_国产黑色丝袜在线观看下_日本一区二区免费更新